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襄垣一中学霸恶搞数学话语情人节,你能看懂几句?

2017-11-30 18:54| 发布者: gdjyadmin| 查看: 782| 评论: 0

襄垣一中新建于2005年,占地135亩,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绿化面积10000平方米,教学区、运动区、生活区、绿化区布局合理。现任校长秦建明,学校秉承“励志笃行崇德博学”的校训,先后被评为山西省“文明学校”、“绿色学校”、“平安校园”,长治市“教育工作先进学校”、“规范办学先进单位”、“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单位”,襄垣县“红旗单位”、“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现有66个教学班,在校学生三千六百余名,教职员工328名,其中研究生66名,本科生262名;有专任教师291名,其中特级教师1名,高级教师39名,中级职称78名
工大教育提供襄垣一中各个科目的1对1个性化辅导,如果孩子在学习过程中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免费来工大教育做学前测评,老师会根据孩子目前的情况,做出科学的学习建议。

今天是情人节,为大家整理了几篇用数学语言写的情书,祝大家节日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
因为它们的离心率永远为零。
 
我对你的思念就是一个循环小数,
一遍一遍,执迷不悟。
 
我们就是抛物线,你是焦点,我是准线,
你想我有多深,我念你便有多真。
 
零向量可以有很多方向,却只有一个长度,
就像我,可以有很多朋友,却只有一个你,值得我来守护。
 
生活,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却不能没有你,枯燥平平,
就像分母,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却不能没有意义,取值为零。
 
有了你,我的世界才有无穷大,
因为任何实数,都无法表达,我对你深深的love。
 
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以自然常数e为底的指数函数,
不论经过多少求导的风雨,依然不改本色,真情永驻。
 
不论我们前面是怎样的随机变量,不论未来有多大的方差,
相信波谷过了,波峰还会远吗?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
你的微笑肯定,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
 
如果你的心是x轴,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围你转动,有收有放。
如果我的心是x轴,那你就是开口向上、Δ为负的抛物线,永远都在我的心上。
 
我每天带给你的惊喜和希望,
就像一个无穷集合里的每个元素,虽然取之不尽,却又各不一样。
 
如果我们有一天身处地球的两侧,咫尺天涯,
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哪怕是用爬。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
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一刻也不愿逗留。
 
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
没有关系,只要求个倒数,我们就能心心相依,永远相伴。
 
情人是多么的神秘,却又如此的美妙,
就像数学,可以这么通俗,却又那般深奥。
 
只有把握真题的规律,考试的纲要,
才能叩启象牙的神塔,迎接情人的怀抱!
 
写在数学情人节
 
还生我的气吗?
我总是喜欢叫你术子,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名字和我最喜欢的数学有一个字发音相同,而且在小学的时候,数学就叫做算术。
也许你真的是生我的气了,然而你知道为什么我陪你的时间在定义域里变成了一列减函数了吗?我是有原因的。我们都高三了,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各种新的排列组合,我是多么想继续和你呆在同一个集合里无穷下去,我多么希望我们的爱情是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而不是一根只有高中三年那么丁点儿长的线段。
如果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努力学习,则上面的理想可以实现。这是一个真命题。我所作的一切一切都是在为我们的将来作辅助线,∴你不应该生我的气,→我对你说:“别生气了。”
但你依然没有原谅我,你对我说:“⑴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⑵你跟别的女生好了。”看来,我真的需要证明一下你这两个推论是错误的了。
证明:⑴你说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我注意了一下,班里的座位横着有七排,竖着是9行,再加两个过道,可以算11行。
设坐在5行四排的同学为坐标原点,第四排为x轴,第5行为y轴。
则你的坐标:你(-4,1);我的坐标: 我(3,-2)。
∴我们俩之间的距离: | 你我 |=根号下(3+4)平方+(-2-1)平方 ≈7.6
∵当两人距离 L≥10 时,才可以算远。
0<7.6<10
∴我们俩之间距离并不远。
∴原命题为假命题,错误。
⑵你说我跟别的女生好了。
在做题之前先说明一下,为了做题方便,这里暂用“她”来代替“别的女生”
设:一RtΔABC,∠C=90度,斜边AB=我,两条直角边分别对应你和她。
我和你的夹角∠ABC=α。
(说明:至于为什么只设我们之间的夹角,而不去管我和她的,那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交集,而你也说过,相信我和别的女生的关系还没有发生到有公垂线的地步。这一点,我略感安慰)
则 我们俩在一起 ∵你在我上面 ∴为 cosα我和她
∵我在她上面
∴为 cscα你和她
∵你在她上面
∴为 ctgα∵我和你的夹角α(我确信曾经有过)非常小(小到两片药便对付了)
∴α趋于0(α>0)
当α=0时,①cosα=1, ∴我心里只有一个你
②cscα=0, ∴我和她没有关系
③ctgα=+∞, ∴你比她重要无数倍∴我爱你,不爱她。
同理可证:我爱你,不爱她’、她’’、她’’’……将此概念推广开来,
则可证:我爱你,不爱每一个“别的女生”即:我爱你,而不爱每一个你所说的“她” 。
∴我爱且仅爱一个你
∴原命题是假命题,错误。
好了,现在,还生气吗?
我与“她”就像是开口向上的抛物线与坐标横轴,而我对“她”的心:△<<<0,∴不会有交点。
我与“她”就像是两根异面直线,无论怎样延伸,不会有交点。
我与“她”就像是双曲线的两支。尽管有些对称,但是没有交点。
其实,术子,到现在,我仍然没有求出你所说的那个“她”的具体值是多少。
不要再提“她”了,让“她”永远消失吧!
术子,让我们回到一起吧,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和差化积,从新整理思路。
术子,真的原谅我吧,我绝不会背着你搞出什么增根,不信的话,我随时接受你的检验。
术子,你知道吗?在你不理我了的这些日子里,我的生活就好象是一列等比数列{an},
首项a1=痛苦,公比q=想念(q>1),n=天数,前n项和Sn=煎熬程度。
想想今天已经n=7,我实在不能忍受这痛苦和想念相交构成的煎熬了。
术子,给我一个正确答案吧!可以吗?
昨天,我做出一道诗,在这儿送给你。
术子,
你是我对称轴,
如果没有你,
我找不到另一半自己;
术子,
你是我的值域,
如果没有你,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术子,
你是我的公理,
如果没有你,
我没有一点头绪;
术子,
你是我的必要条件,
也许你可以没有我,
但是,
我绝对不能没有你!
好了,术子,到这吧,我的心真的永永远远都只有一个你。
写了这么多,你不会感到复杂吧?最后,我还要写一句话。
答:我爱你。
请求你原谅的maths
于月亮为半圆时
 
用数学语言写的情书
 
你好!
亲爱的,你是我的充要条件。
没有你,推不出我。没有我,推不出你。 故我俩相依相存!  
亲爱的,你是我的元素。
没有你,我的集合永远只是个空集。
亲爱的,你是我的对称轴。
没有你,我永远找不到我的另一半。
亲爱的,你是我的定义域。  
没有你,我的函数的存在毫无意义。
亲爱的,你是我的单调递增函数。  
有了你,我的快乐一天胜过一天。亲爱的,你是我的通项公式。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认清自己。
亲爱的,你是我的算法。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找到自己的价值。
亲爱的,你是P,我是Q。
没有你,P且Q永远只是一个假命题。
亲爱的,你是我的斜率。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
亲爱的,你是我的圆心。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组成一个完美的闭合曲线。
亲爱的,你是A,我是X。
没有你,A的X次方永远无法恒大于零。
亲爱的,我是sin,你是cos。
没有你,tan没有意义。
亲爱的,你是我的线性回归方程。
没有你,我永远只是一些迷途的散点,没有主心骨。
亲爱的,你是我的坐标系。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亲爱的,你是我的诱导公式。
没有你,我永远不会灵活变通。  
亲爱的,你是我的标准型。
没有你,我永远无法发现我的max,min,T,(faei),(omiga)。
亲爱的,综上所述:
我和你在一起的概率为1。
 
亲爱的
 
傅立叶研究物理提出了三角级数串
两百年前粗略的论断
催生傅立叶变换不朽的缠绵
我在z平面前
凝视系统函数的极点
祈祷你的收敛域回到我的单位圆
卷积 采样 滤波 重建
哪怕坐标已变换
在抽取插值间守护你不失真的容颜
拜读奥本海姆鸿篇
以线性系统之名许愿:
相像二阶无阻尼振荡到永远
当信号只剩下离散的语言
DTFT就成了无尽的思念
我给你的 藏在频谱间
在奈奎斯特率之下混叠难现
周期的重复被低通滤波还原
最初的响应依然隐约可见
我给你的 藏在频谱间
在奈奎斯特率之下混叠难现
把快速傅立叶变换烧进芯片
蝶形流图美妙的弧线
引向谁心间
 
我感到很疲倦
离稳态并不远
害怕衰减的冲激串不能再重现
 
 
一封高等数学情书
 
 
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
因为它的离心率永远为零。
 
我对你的思念就是一个循环小数,
一遍一遍,执迷不悟。
 
我们就是抛物线,你是焦点,我是准线,
你想我有多深,我念你便有多真。
 
零向量可以有很多方向,却只有一个长度,
就像我,可以有很多朋友,却只有一个你,值得我来守护。
 
生活,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却不能没有你,枯燥平平,
就像分母,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却不能没有意义,取值为零。
 
有了你,我的世界才有无穷大,
因为任何实数,都无法表达,我对你深深的love。
 
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以自然常数e为底的指数函数,
不论经过多少求导的风雨,依然不改本色,真情永驻。
 
不论我们的前面是怎样的随机变量,不论未来有多大的方差,
相信波谷过了,波峰还会远吗?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
你的微笑肯定,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
 
如果你的心是x轴,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围你转动,有收有放。
如果我的心是x轴,那你就是开口向上,不为负的抛物线,永远都在我的心上。
 
我每天带给你的惊喜和希望,
就像一个无穷集合里的每个元素,虽然取之不尽,却又各不一样。
 
如果我们有一天身处地球的两侧,海角天涯,
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哪怕是用爬。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
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一刻也不愿逗留。
 
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
没有关系,只要求个倒数,我们就能心心相依,永远相伴。
 
情人是多么的神秘,却又如此的美妙,
就像数学,可以这么通俗,却又那般深奥。
 
只有把握真题的规律,考试的纲要,
才能叩启象牙的神塔,迎接情人的怀抱!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返回顶部